手游平台_手游下载_手游排行榜_宜宾益百永米业公司
咨询电话
新闻资讯
联系我们
电话:4008-888-888
邮箱:9490489@qq.com
地址:宜宾市经济技术开发区
公司新闻 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资讯 > 公司新闻 >

女“拉漂”改邪归正记

时间:2020-05-13 浏览次数:

文章来源:手游交易平台

1

出门之前我妈感慨万千,口沫横飞:“虽然你这一走我就可以耳根清净安享晚年了,但好歹养你这么大,跑得老远去了,还真有点伤感。”我瞄了她一眼,那模样哪叫伤感,简直就是解放区的天,贼明亮!

“黄太,我会想你的。”我稀里哗啦给了她一个熊抱,然后一甩肩上的大背包,雄赳赳气昂昂地走出家门。其实我是为了掩饰自己即将老泪纵横的情绪。

是的,我立志做一名女“拉漂”,于是坐上了开往拉萨的火车。我妈逢人就说我要去西部大开发了。其实我只是被林小帅甩了,很不甘心。他说我太庸俗,天天朝九晚五去上班,活着有啥建树。我呸!不就是在妇女杂志上登了几张插画吗,自诩什么艺术家!要讲艺术,姐姐我可以比你更牛,我要让自己的生活看起来就是一部传奇。

于是,我一个这么检点的人就这样轻而易举地放荡了。我荡啊荡啊荡,56个小时的火车把屁股坐平了,才终于荡到了圣城拉萨。小月,我N年前在丽江结识的乱党,开着她的小飞度接我来了。这妞在拉萨开了个小酒馆,拉漂了。得知我失恋兼辞职,她连哄带骗把我召唤了过来,让我给她当店小二。

小月说:“我之所以看上你,是因为你清纯的外表能蒙人,是一块奸商的好材料。”听她称赞我外表清纯,我也就默默认了。

所谓有粥万事足,无爱一身轻。在拉萨充沛的阳光和闲散的时间里,我过得太销魂了。我与小月、小月的狗为伴,守着我们的小酒馆,顺便与前来旅游的酒客混熟后,带他们去买绿松石、买虫草、住旅馆、帮忙联系车辆,拿回扣拿得只剩下一个字:爽!

2

“屁眼男”朝我走来了。之所以断定他是男的,因为我观察到他的前胸是一块肉饼而非两颗肉丸。他的声音从鼻孔处飘来:“里好,请问界里系小叶酒馆吗?”我迅速以阅人无数的经验分析这句广东式普通话,指了指头顶上的招牌:“是小月酒馆。”

“屁眼男”在屋里终于卸掉了他的头套,露出英俊美好的脸,与我给他取的雅号大相径庭。

在我和小月的里应外合下,以“屁眼男”为首的若干人马被杀得片甲不留,当晚就给了订金。哦,既然已经给了钱,我就改正一下“屁眼男”这个不雅称呼吧。其实人家叫麦嘉,80后优质香港男,爱旅行爱生活,四肢发达身体健康,笑容杀伤力不亚于一颗核弹头。

出发去阿里之前,麦嘉邀请我做他的拉萨导游,我当然亲力亲为在所不辞,财色兼收的事情我从不错过。两人骑自行车来到色拉寺,为了显示自己的能耐,我决定带他翻墙逃票。就在我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翻越后院的围墙时,哎呀妈呀,一只凶猛的黑狗突然蹿出来乱吠,我顿时吓得花容失色,一把抱住身边的麦嘉,往他怀里使劲钻。一瞬的时间黑狗却停止了咆哮,世界安静下来。回头一看,麦嘉正在逗狗,那只凶猛的动物变得十分温驯,乖乖坐在我身后吐着粉红色的小舌头。丫的难道患了性格分裂症,脸色切换得那么快!

3

成功逃票后我们在寺庙里度过了愉悦的一天,虽然麦嘉的港式普通话常常让我的脑瓜子散黄儿,每每聊完一个话题都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,但我相当享受这种感觉。不过出于职业的素养,我仍有任务在身。混熟了,自然要领着他去八廓街买东西。

不料自行车骑到路口被一辆奥拓擦了一下,车里的男人马上钻出来破口大骂:“我×!你怎么骑车的?”

我非常不爽,回赠了他一句:“我×××,你怎么开车的?”

那家伙举起巴掌就要扇我,麦嘉冲过来保护了我。然后斯文有教养的麦嘉,用他的港式普通话,以及嗡嗡呜呜不带脏字的唐僧饶舌手法,让对方的脑瓜子散黄儿了。最后,那个“奥拓男”说:“兄弟,你饶了我,放我走吧。”他的眼睛里闪烁着泪光。麦嘉满意地点点头:“里小心开切啊!” “奥拓男”走后,我面带羞涩地对麦嘉说:“谢谢里救了我。”

“小意西!”他的笑容一投来,我就被核弹头击中了。

我开始良心发现,究竟要不要带我的救命恩人去买暴利的土特产呢?要,不要,要,不要……

4

一个星期后,我和小月来到路口送别麦嘉一行。像小月这种曾经沧海难为水的妇女,目的非常明确,为的就是钱。我却不一样,我已经逐渐开始为的是人,麦嘉的核弹头自从击中我以后就似乎要在我身体里落脚了,怎么也取不出来,毒性非常强烈。

麦嘉说:“小贝,等我回来再喝里调的长岛冰茶。”在我看来,这句话有暧昧的成分。

三辆车,12人,他们的队伍向北出发了。其实我很想叫麦嘉带上我,因为我怕他被队里几个一看就知道是经验丰富的小妖精灭了。但想想我的酒馆,还有对我寄予深厚期望的小月,还是继续拉漂吧。

在麦嘉前往阿里大环线的漫长的日子里,我幽怨而充满希望地等着他回来,每天晚上捧着一杯长岛冰茶坐在店门口赏月。

5

我认为我已经勾搭上了麦嘉,他天天给我发短信,一会说在古格王国的古迹上看到佛光了,一会说玛旁雍措的日落真美啊,感性死了,我喜欢。

突然有一天短信断了。我安慰自己说阿里好多地方没信号,说不定麦嘉这会比我还心急火燎呢。但是两天过去了,我干巴巴地望着手机屏幕都快成斗鸡眼了,却一个字都没收到。

不料小月带来了噩耗:“听说他们在阿里出车祸了,联系不上,伤亡情况不详。”我的小宇宙一下子就崩塌了,手里的长岛冰茶啪的一声掉在地上。

接下来我茶饭不思,天天做噩梦。其实我和小月一开始就知道,三辆车都是无手续经营,开价便宜,回扣可观,但车况不敢保证,其中一辆车龄超过了15年。肠子都悔青了,我该死啊,当初我怎么能让麦嘉上那种车呢!

就在我差点产生寻死的念头之际,有人来到酒馆塞给我一张纸条,据说是马不停蹄从阿里首府狮泉河带来的,展开,是清秀的港式繁体字:

小贝,我有很多话想跟你说,但手机在事故中粉碎了,未能跟你联系。过两天我将转移到拉萨,等我康复,答应我,别再拉漂了,我知道你是一个善良的好女孩。

一开始我还很担心麦嘉缺胳膊少腿,见到他后我松了一口气,英俊美好的外表还是保全了。同车的人不同程度受伤,没有一例死亡,让我如释重负。我天天给他们送饭,晚上洗澡的时候还唱大悲咒,有空就满怀虔诚地跑去大昭寺门口磕几个长头。有一次一名游客在唐蕃会盟碑下深情款款地对我说:“美女,你是拉漂吧?”我毫不客气地问候了他:“靠,你才是拉漂,你们全家都是拉漂!”

我不做拉漂好些年了。就在麦嘉康复后,他带我走出了拉萨,挥手作别小月,与偷蒙拐骗的事业彻底划清界限。如今我已成为麦太,生了一个麦兜。什么传奇,什么艺术人生,都是浮云,幸福滋润的小日子才比欧莱雅更值得拥有。

(陆西川摘自《家庭》)

*麦斯米兰妞

版权所有: 手游下载
返回列表
电话:4008-888-888 邮箱: 地址:宜宾市经济技术开发区
Copyright © 2016-2017 宜宾益百米业公司 版权所有 苏ICP12345678